推荐资讯

白蟒卫在找不到您的情况就大开杀戒

发布时间:2018-07-03 22:13 浏览:
 
    书生打扮的行人长叹。
 
    “什么?”
 
    陈凡眉头一跳。
 
    朱魇城只是边荒小城,在整个北寒域,有成千上万座这样的城市,根本不起眼。王城强者,怎么会万里迢迢来此,而且抓走了穆家人呢?
 
    他心中有种感觉,是不是与自己有关,但不敢肯定。
 
    “哎,当时的情景,我是亲眼所见。不止穆家,凡是咱们朱魇城有名有姓的修仙家族。如云家、吴家、张家等,全部被抓走。他们那些先天老祖,好不容易从绝寒山脉中逃出一命,却死在了王都大人们的手中。整个朱魇城被杀得血流成河,尸横遍地,死了不知多少人。无数修士被抓,据说运输的百丈飞舟,都塞满了好几艘。”
 
    书生摇头晃脑。
 
    “连张家、吴家都被抓了?”陈凡这时迟疑了。“知道有什么原因吗?”
 
    若抓走穆红提一家,还可以说与他有关联。那城主张家,和他不但无怨,还有仇。抓他们做什么?
 
    “不太清楚,据说王都那些大人们,在寻找一个华族人。你说咱们这朱魇小城,哪有什么华族人?这不是开玩笑嘛?大部分华族人,不都聚在极北的古华城,与这里相隔数万里呢...”
 
    书生失笑,眼睛忽的扫在陈凡脸上,猛地一僵。
 
    “华...华族?”
 
    陈凡眸光一闪,神念秘术发动,就将这段对话从书生脑海中抹去。对付这种毫无修为的凡人,陈凡一个弹指,就可以扭转他所有记忆。
 
    等书生清醒过来,眼前早没了陈凡。他摇了摇头,继续提着食盒,向书院走去。
 
    而陈凡已经快速行走在人群中,脸色有些严肃。抓了这么多修士,又搜捕华族人,显然是冲着他而来。
 
    “莫非是赵清尘一事?看来我有些低估北寒王族的反应了。”
 
    陈凡眸光森冷。
 
    尽管他和穆红提没什么交情,但那女孩赠他青阳宗长老的信息,又屡次好心提醒他。北玄仙尊历来有恩必还。
 
    “若你被北寒王族所杀,那我就屠北寒王族一千修士,以祭奠你。”
 
    陈凡心下觉醒。
 
    他缩地成寸,几步之后,就来到了金乌堂的总部。这座百丈大厦,依旧巍峨高耸,两只巨大的三足金乌,展翅欲飞。
 
    “谁?”
 
    立在门口的侍卫,各个气息精悍,赫然是通玄修士。
 
    但陈凡根本未理会他们,直接一步穿梭空间,来到了地下数十米深的一处囚牢中。在囚牢里,他感应到了故人的气息。
 
    “陈真君?”
 
    一袭青衣,手上戴着道法锁链的丁老,看到陈凡。猛地激动站起来。
 
    “你是什么人,怎敢擅闯金乌地牢?不知道这乃是我金乌堂禁地吗?”看守地牢的,是五个陌生的神海境修士,各个面色肃然。此前陈凡从未在金乌堂见过他们。
 
    要知道,朱魇城的金乌分堂,也就堂主和丁老两个神海修士罢了。这五人联手,几乎仅次于各大修仙世家。
 
    “聒噪。”
 
    陈凡轻轻一弹指。
 
    无形巨力就滚滚碾压而来,把其中四人凭空碾成血沫。最后一人惊骇,当即就要祭出法宝,化作一道赤霞逃窜而去。
 
    “在我面前,凭你也能逃走?”
 
    陈凡轻哼。
 
    他动都未动,百丈空间所有元气,猛地凝成一块铁板。包括这逃窜的神海修士在内的数十个侍卫,当场被无穷元气,压成肉饼。金丹真君掌控天空,一念可主宰千丈内的所有生命,生杀予夺,宛如神灵。
 
    “老朽,参见真君。”
 
    丁老颤巍巍拜下,老泪纵横。
 
    他几乎已经绝望,认为要老死在这片地牢中,没想到又再见到陈凡。
 
    “到底是怎么回事?我才离开几个月,朱魇城就变成这样?连穆红提都被抓走了。”陈凡抬手一指,丁老四肢的道法锁链,瞬间灵光消失,化作凡铁,被丁老轻易震断。
 
    “禀真君,这一切,都是白蟒卫所为。”
 
    丁老解释道。
 
    据他所言,白蟒卫是北寒王庭九大禁卫之一,乃一支神军,普通士兵由神海境组成。各部都统,都是先天修士,据说统领是金丹真君,而且是真君中强者。
 
    “因为十七王孙一时,王庭震怒,剑君命三卫穷搜天下。白蟒卫在找不到您的情况下,就大开杀戒,抓走了朱魇城几乎所有高层修仙者。穆家、云家、张家、吴家没一个放过。不过真君莫担心,红提小姐和依儿姑娘,并没有被白蟒卫抓走。”
 
    “玄冥洞天的林舞华仙子,出言保下来她们,据说已将她们带回了玄冥洞天。”
 
    听了丁老所说,陈凡微微诧异。
 
    “林舞华?那个玄冥魔女?”
 
    白蟒卫找不到陈凡很正常。他掌控绝寒仙殿,可以操控整个洞天,把天门一闭。除非元婴真君来,否则谁都找不到绝寒洞天。
 
    但陈凡没想到,林舞华竟然出手护住穆红提。要知道天冥剑,可还在陈凡手中。
 
    关于玄冥洞天打的注意,陈凡瞬间就想通了。无非想和陈凡交好,卖个情面罢了。
 
    “若下次遇见玄冥洞天的人,本尊手下留情。”
 
    陈凡点头。知道穆红提等人没事,他就放下心来。至于穆家、张家等嫡系,和陈凡毫无交情,他懒得出头。可以说,以这几大修仙家族在朱魇城的数百年间,不知道造下多少杀戮冤孽,这些就当赎罪了。
 
    “那你呢?怎么没被抓走?反而关在这里?”
 
相关阅读